程振良设计工作室 / vincent-studio

我坚信设计会给人带来幸福的。

[潘默分享]每个中国人都应记住的三个故事

第一个故事


      清末,法国使臣罗杰斯对中国皇帝说:“你们的太监制度将健康人变成残疾,很不人道。”没等皇帝回话,贴身太监姚勋抢嘴道——“这是陛下的恩赐,奴才们心甘情愿。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,干涉我大清内政!?”
(评论:大清国人人有病。什么病?做了奴隶而不知道自己是奴隶,还以为自由是病。林语堂先生曾说过,中国有一类人,身处社会最底层,权利时时刻刻在受到着侵害,却有着统治阶级的思想,处处为统治阶级辩护,在动物界能找出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。)


      潘默评论:太监恨太监制度吗?

1、当然恨,让一个男人失去了自己的命根子是莫大的耻辱和痛苦!但是他敢说真话吗?说真话代表人头落地!(大部分太监)

2、他不恨,他已经被洗脑成了统治阶级的奴才,主子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,主子就是天,主子就是神!(少部分太监)
      其实想想当今,这个统治阶级已经让绝大多数人成为“太监”!以前的太监是减掉了生殖器,现在的太监是减掉了舌头!还有一部分“太监”是被是洗掉了脑子,党国的奴才。


第二个故事


      十八个世纪,德国皇帝威廉一世曾在波茨坦建立了一座行宫。一次,他住进了行宫,登高远眺波茨坦市的全景,但他的视线却被一座磨坊挡住了。皇帝大为扫兴。这座磨坊“有碍观瞻”。他派人与磨坊主去协商,打算买下这座磨坊,以便拆除。不想,磨坊主坚决不卖,理由很简单:这是我祖上世代留下来的,不能败在我手里无论多少钱都不卖!皇帝大怒,派出卫队,强行将磨房拆了。
      倔犟的磨坊主向法院提起了诉讼。让人惊讶的是,法院居然判皇帝败诉。并判决皇帝在原地按原貌重建这座磨坊,并赔偿磨坊主的经济损失。皇帝服从地执行了法院的判决,重建了这座磨坊。
数十年后,威廉一世与磨坊主都相继去世。磨坊主的儿子因经营不善而濒临破产。他写信给当时的皇帝威廉二世,自愿将磨坊出卖给他。威廉二世接到这封信后,感慨万千。他认为磨坊之事关系到国家的司法独立和审判公正的形象。它是一座丰碑,成为德国司法独立和裁判公正的象征,应当永远保留,便亲笔回信,劝其保留这座磨坊,以传子孙。并赠给了他6000马克,以偿还其所欠债务。
      小磨坊主收到回信后,十分感动。决定不再出售这座磨坊,以铭记这段往事。正如十八世纪中叶英国首相威廉·皮特所说:“即使是最穷的人,在他的小屋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。屋子可能很破旧,屋顶可能摇摇欲坠;但风能进,雨能进,国王不能进,他的千军万马也不敢跨过这间破房子的门槛。”
      ( 评论:人最自由、自主、安全和独立的时候是在被称为家的房子里,如果连这一栖身之地都不是自己所有的,人到哪里去寻求和确保自己的独立自主安全和幸福了?财政权是其它权利的基础和保障,也是人类自由和尊严的根基。财政权使个人权利具体化,从而在根本上限制了政府对个人权利的侵犯。)


潘默评论:

1、到底统治阶级的利益重要,还是个体的人民利益重要?注意,我说的是个体。我想到一个名词叫做机场公路指数:即从市区到机场的公路越笔直,则这个国家腐败程度高,反之,则腐败程度低。在中国,个人服从集体,服从国家意志是必须的。政府的强权,是对个人的一种侵害,但这种侵害,在中国是被漠视和反对的,不仅出现在国家意志上,还出现在民众意志上。

2、这个故事里,法院还能判皇帝败诉,这简直是不可思议,在十八世纪的德国,法院还能制约皇权。前段时间,看新闻,2015年地方政府被告的案件中,败诉率为0。从这方面看,我们连300年前的德国都不如。
3、再延伸一个数据:曾经有人做过一个统计,美国只有3%的大学生愿意报考公务员,法国是5.3%,新加坡为2%。观察一个国家腐败程度到底如何,可以看看这个国家年轻人对考取本国公务员的热情。天朝是多少?


第三个故事


      这个故事发生在柏林墙倒塌之后的德国。1991年9月,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,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将要开庭宣判。这次接受审判的是4个年轻人,30岁都不到,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。两年前一个冬夜里,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一个好朋友,名叫高定,一起偷偷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向自由。几声枪声响,一颗子弹由克利斯前胸穿入,高定的脚踝被另一颗子弹击中。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。他不知道,他是这堵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。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卫兵,叫英格·亨里奇。当然他也绝没想到,短短九个月之后,围墙被柏林人推到,而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。
     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: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·亨里奇三年半徒刑,不予假释。他的律师辩称,他们仅仅是执行命令的人,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,罪不在己。法官当庭指出:“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,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共党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,明知他无辜而杀他,就是有罪。作为警察,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,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。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,此时此刻,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自主权,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。”


潘默评论:

1、柏林墙、朝鲜和韩国、大陆与香港台湾。这都是一面面镜子,照出了独裁者的邪恶。

2、有榴友问,如果你是那位士兵,上级命令,不杀死叛逃者,自己也活不了。我想但凡上级不会下这种命令,这不是上战场,不是除了打赢外就死路一条。如果是打不中就死路一条那还不如直接推翻上级。但是,受处罚是肯定的!那就看个人良心了,处分重要还是良心重要?


增加的一个故事


      1935年的一天,时任纽约市市长的拉古迪亚在法庭旁听一起案件的庭审。被指控的是一位老妇人,她因偷窃面包站在被告席上。当法官问她是否认罪时,老妇人嗫嚅地说:“我家两个小孙子已经饿了两天了,这面包是用来喂养他们的。”法官说,没钱也不能偷啊,认定犯罪事实清楚并依法作出了裁决。对于处罚,法官问老妇人:“你是选择10美元罚款,还是10天拘役?”可怜的老妇人如果拿得出10美元,何至于会去偷几美分一个的面包?她只有选择拘役。
      审判一结束,拉古迪亚市长立刻从旁听席上站起来,脱下自己的礼帽,往里面放进了10美元,然后对在场即将离席的人们大声地说道:“现在,请各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,这是为我们的冷漠所支付的费用,以惩戒我们这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区。”在场的人个个神情肃然,离开前都默默地往拉古迪亚市长的礼帽里放进了50美分。


潘默评论:

人和人之间并非孤立无关的,人来到这世间,作为社会的动物,是订有契约的:

物质利益的来往,有法律的契约;
行为生活的交往,有精神的契约。
善,并不仅仅是一种与冷漠、奸诈、残忍、自私自利相对的一种品质,还是一种精神的契约。
(该句摘自某瓣)

评论